春月姬

春灯雨雪潇潇夜

牡丹

杨芙为她的丈夫做的最后一件事,是遣散姬妾。

今上在位期间,妃制几乎虚设,皇宫里的女人一共只有她一位中宫,两位夫人,加上教坊司的歌舞姬。杨芙主持她们带上奴婢,在一小队羽林军的护卫下,依次撤出九仙门。褪下华服钗环、素服简行的女人们低着头行路,很多人在啜泣,动静却都很小。悲恸不能行的歌舞姬互相倚靠搀扶,频频回望,谁都不敢离队。杨芙目送她们身影逐渐离去。

九仙门外最终还是起了一点骚动。队伍最前面的李惠妃,一位即使身被布裙也依然窈窕昳丽的妃嫔,突然挣脱身旁人的拽拉跑出来,像朵被风掀落的栀子一样,飘飘摇摇地回身拜倒,朝地上猛地叩首,额头染上鲜艳的嫣红,嘶哑地高喊:“陛下长安大乐!陛下万寿无疆!”

杨芙红着眼眶,下令骤然绷不住露出悲痛神情的羽林军把她架起来带走。

等到众人都撤走了,宫门重新落锁,她转身走向蓬莱殿,去接受废后的诏书。

杨芙没有如何认真听传旨的中人念诏,她跪在地上,想徐清恒和她见的最后一面。徐清恒看起来非常疲惫,和她说话的时候似乎还同时不断地想着很多其他事情,但嘱咐她最后要为皇宫做什么、怎么做的声音仍旧透着股虚弱的坚定与温和。再无转圜余地了——皇后忽然清楚地领悟。她直起脖颈,她的眼睛和徐清恒的眼睛,两瓢通透寒洌的清水相接。

杨芙接受了废后出宫。徐清恒看起来轻松了一点,甚至对她微微露出笑容,问她有没有什么最后想和他说的。当时是夜里,没有紧急的事通传进来,他们就开始话别,因为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杨芙不懂得火烧连营和城楼沦陷到底是怎样一幅图景,她的眼界限于做皇后,和做妻子,徐清恒似乎觉得她这样很好。

杨芙看着皇帝,想了想,说,陛下曾有过私情欲望吗?

徐清恒答道,有的,朕小时候想去御史台做官。接着他问,那皇后有没有心爱之事?

杨芙表情柔和地道,我喜欢观歌舞,还有打叶子牌。

徐清恒撑着脑袋,按揉侧面,抬手制止了杨芙想起身替他揉的举动,很轻却很真心地浅浅笑道,真的吗?真看不出来。

杨芙也笑说,陛下不知道我许多事呢。

他们好像一下子跳出了皇帝和皇后的模子,变成了十九岁的少年和十七岁的少女,平淡地,却不时有小小的惊叹地低声说起话来。杨芙想起明天,觉得恍如一梦。现在她和徐清恒刚刚认识,也许会是一对好友,也许以后,以后哪一天,她会爱上他。

时辰到了,东方泛白。

杨芙退到门口,想跪下行大礼,徐清恒再次制止了她。皇帝坐到了殿上,杨芙看他的眉眼,已经不很看得清了,只见绣金龙的黄色窄袖便服,金龙盘踞在他胸前。徐清恒温和的声音遥遥地飘落下来:杨家娘子,出了宫记得去慈恩寺看看牡丹啊。

杨芙仰起头来,几乎要涌出泪来,点点头却带着微笑说,好啊,再会,徐家三郎。

杨芙梳洗后走出紫宸殿,前往后宫教坊司去宣旨的时候,感觉她的脚步很飘。百姓必将感激这位走到末路的天子,而她的生命里,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晚上,当她做完最后一天皇后,永远地拥有自由和剩下很长很长的性命后,也再不会有了。

也许她会改嫁,作为杨家的娘子,事第二位丈夫。可是再不会有了。

巍峨肃穆的紫宸殿终于在中宫杨芙身后,逐渐变成一个点,那里面埋葬着静谧无涯的时间,埋葬着徐家三郎。而在怖惧哀戚中苏醒的六宫,正等待着她。



三郎和杨氏没有玩梗,是巧合。

参考的梗是李诵在永贞革新失败后遣散后宫并教坊女伎六百人,听其亲戚迎于九仙门。

古原人物问卷五十题·徐清声

基本适用于史向或以中国历史为基准的古原。

没见过适合古代背景的,自己码一个玩。

取用请注明出处,禁止二次上传空白卷。

——————————————

感谢题目作者 @叶汀芷 



徐清声

关于他和徐清恒的答卷里爱人都是费青:这一位是原配,主角。徐清恒是他辅佐的君王,和费青恋爱线是我和费青先生的父亲开的脑洞。



基本设定类。

1.谈谈人物的姓名及其意义,ta喜欢这个名字吗?

徐清声,字希音。

按清字辈取名,又出自李商隐诗:“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他挺喜欢他的名字出自诗词,跟一群普普通通依照字辈的皇亲都不一样,感觉自己出类拔萃。雏凤这个比喻本身也很符合他的喜好。

希音是费青取的,化自“大音希声”,很喜欢。


2.人物有着怎样的家庭背景,这给ta带来怎样的影响?

康王嫡子。康王,皇帝的弟弟,亲王,一个假装是闲云野鹤的帝党,擅长鉴赏和字画。康王妃林氏,世家女,闺阁诗人。一家都是贵族里的文人,导致他成为一个非常风花雪月娇生惯养眼界奇高不知民间疾苦的小贵族。

然而康王事实上持有一道密诏,是皇帝很多年前就感到大厦随时将倾的时候下的:一旦国难,康王需竭力保护圣驾,倘若不成,徐清声竭力拥戴徐清恒登基。

这是康王一支宠遇殊甚的真正原因,也是他命运的来由。

身为被家庭潜移默化影响的宗室,忠君思想和家国使命感也根深蒂固,叛乱爆发的时候很容易就受命了。


3.人物的受教育经历是怎样的,ta对此满意吗?

以宠遇进入弘文馆,和皇子一起读书。富丽绚美的诗文在学堂里常拔头筹,声名与跟他前后脚错开进学时间的费青一度齐平,使人不记得他的策论很一般。

一直主修的其实是武学,最后考了新创制的武举。武艺和军事策略都考得非常好。

挺满意的,就是当时对策论不够优秀有一点单纯落于人后的不快感。


4.人物的生活地域对ta有什么意义和影响?

长安。影响是娇生惯养,眼高于顶,并且有风流恣意的资格。


5.人物是否长期有身心健康方面的问题?

没有,身体非常健康,心理也没病。后期大家都以为他骤然失怙无法接受,导致性情大变。其实他既没有真的性情大变,也不是因为失怙。


6.人物对自己人生道路的展望和规划和设定一致吗?

原来的展望很虚,就是跳出闲散亲王的模子,想发挥他直到武举都一直隐而不宣的军事才能,建功立业。和费青交好以后想一辈子跟他读书游猎。

最后算是实现了最初的展望,但是又好像什么都跟展望不一致。


7.如果人物写日记,ta回顾时会怎样看待一年前的自己?

前期想不到看,真的要看的话会觉得一年前的文笔不如现在好。后期不想看。


8.请人物介绍自己,ta会怎么说?

康王世子/康王徐清声,字希音。


9.简述人物结局,如果ta年少时知道了结局会怎么做?

费青谋反,国破,不再有求死的心了,放下整个彻底失败的前半生和已经遭到他自己质疑的理想,安心被费青藏起来养着,直到费青病逝,随之既是殉情也是谢罪地自裁。

会陷入极度严重的震惊,每件事听起来都像编故事。然后他仍然会因为同样的原则和感情和理想化人格,陷入同样的矛盾,走上差不多的路。


观念与情感。

1.人物的理想型和爱情观有什么联系?

理想型是能力出众,最好比他厉害,能够折服他的那种。还得有基本的相貌好看、博闻强识、才华横溢、气质不俗、做人有趣,其他都到顶的话身体不健康勉强能接受,骑射武艺最好也是好的。

爱情观是爱人应该心灵相通,志趣相投,首先要能让他看得上,被他尊重,能做朋友才能谈爱情。


2.谈谈人物对法律和道德的理解,如果二者冲突,ta会偏向何者?

法律是国家的根基,要好好维护,破坏法律都是不对的。如果制定法律的人制定错了,应该请他去改,而不是违法。

道德是个很模糊的东西,不能限制他。

偏向法律,后期放浪形骸亏废礼节的时候也坚持不违法,导致很难被抓到严重的把柄。


3.如果人物处于和所经历的时代治乱相反之时,ta会有什么转变?

在努力建功立业和跟爱人潇洒生活里选一个,或者都选,随意转换,怎么选都挺开心的,不会难为自己和喜欢的人。


4.人物怎样看待天命和人生的意义?

使命就是天命,就是大道和理想。到最后精疲力竭心痛惭愧又觉得这些通通都不是东西。

从来没有过清晰确定的人生意义概念。


5.危急时刻人物会想到的东西符合ta平时的价值观吗?

符合他身为贵族的使命感那部分价值观。


6.不可预知的灾难降临时人物作何反应,如果灾难与ta无关呢?

立即思考对策,努力周转,不彻底束手无策就不放弃。

和国家有关或者和他亲近的人有关就都算和他有关。完全无关的话他不管。


7.人物的喜好与心情是否显而易见,ta想掩饰吗,为什么?

十分显而易见,不想掩饰,没有那个必要也没有那个理由,越到后期连礼仪都越不能拘束他。


8.描述人物发怒时的样子,ta会因为什么而发怒?哭泣呢?

前期发怒时声色俱厉,斥责起人来条理清晰,气势逼人,不带一个真正的难听字,而能将人斥退。但是骂完了自己可能会被气哭。

后期拿鞭子抽打奴婢,容易把人搞废。

被冒犯了或者觉得别人太愚蠢就会发怒,费青被愚蠢的人冒犯了是愤怒最高值。

很容易哭,真正悲恸的哭是阮籍式放声痛哭,不知节制。


9.当感到生理上的不适,人物会如何应对,如果应对方式无效呢?

看病。一般生理不适对他都意味着受伤疼痛,那就是上药包扎。无效的话有要紧事或者在战场上就忍着,没事就躲起来。


亲友交流圈。

1.人物通常被认为有多少亲友,这和ta自己承认的一致吗?

前期很多,满长安的皇亲贵族门阀子弟好像都是他的朋友,再不济也很熟。自己承认的亲友范围小很多,大部分属于熟人,因为看不上。

后期被认为在肃清中杀害了很多原来的亲友,然后大家分成两拨,一拨觉得他孤家寡人,只跟表亲林家还算亲厚,一拨觉得他跟新晋门阀杨李林孙等等都有牵系。他不觉得他跟林家亲厚,是政治关系,满朝牵系更不可能,孤家寡人是真的,只有费青是亲友。另外他不承认他杀了很多朋友,只承认一个沈璁。

大家还觉得他被徐清恒当作兄长爱重宠信。他本人觉得这是放屁。


2.人物是否有可以称为知己的存在?

费青。


3.当人物身处险境,会有人冒险相救吗,这是否在人物意料之中?

费青。前期在,后期不在,再后来好像慢慢又信了。


4.人物通常如何获得朋友,ta对此满意吗?

真正被他承认是获得了朋友的时候都是先通过听其名声,再见面,进行某种爱好交流或者心灵交流。或者做什么事赢了他,让他很看得起,对方也看得起他。

获得熟人只需要一起玩。

还不错,就是效率太低,会感叹能做朋友的人真少。


5.人物的亲友中是否有人给予ta特殊的称呼,他对此怎么想?

字是费青取的。很感动,很珍视。

费青还叫过声声,他觉得很惊讶,有点像小姑娘,不过听起来特别亲近所以也就蛮喜欢。


6.人物的爱人更偏近“亲”还是“友”?

友。


7.人物的爱人与ta的理想型有差异吗?

没有,开天辟地没见过这么完美符合他眼高于顶要求的。


8.人物怎样评价ta的爱人,说给别人的和私心的评价有什么差异吗?

写了很多富丽华美程度登峰造极的诗词歌赋来赞美他。

没有差异,甚至在极其大量的文稿中有一部分被保存流传了下来,接下去几朝都知道他是如何赞美费青的。


9.从人物的角度,设想ta的爱人在以上八题中的回答。

请费青先生自由发言。


细节与喜好。

1.着装更偏好冷色还是暖色,有什么内涵吗?

冷暖都有,稍微偏好暖色。

没有内涵,好看。


2.有什么小习惯,这造成过什么影响吗?

少年时曾在发辫里编金缕线。

非常漂亮,引起长安有钱人家的子弟纷纷效仿,导致他爹被参了一本,说他使京城竞起奢靡之风。他就被骂了。


3.坚持最久的爱好是什么,有益吗?

前期很喜欢鉴赏,骑射,下棋,收集书画古玩,读漂亮的诗词歌赋,然后自己写,还有在自己身上尝试各种新奇的装扮。

都有益,除了最后一条因为他姿容俊俏、审美能力突出而且别具一格,经常带起一股潮流,太多人效仿的时候就容易出岔子。

都没有坚持到最后。


4.会因为什么事或特点对别人产生好感?

聪明,美貌,有趣,比他厉害。


5.会因为什么事或特点讨厌一个人?

愚蠢,鄙陋,长得难看,没有自知之明。


6.如果作诗,会以什么动植物或非生命体自比?

凤凰。


7.希望自己拥有怎样的墓志铭?

无所谓,一开始就不考虑身后事,死的时候已经连会不会被唾骂都无所谓了。


8.不考虑任何因素,最想拥有的是什么?

一开始是跟他对等或者比他高,能激发他全部好感的人,还有才能的施展空间。后来是在保住国家和保住费青之间两全。再后来是带费青离开的能力。最后什么都不想要,把余生留给爱人。


9.在日常生活中什么是有趣的事?

特别多,各种事情都能引起他的兴趣。后来差不多就剩跟费青一起做的事。


文论与史论。

1.人物的写作和鉴赏能力如何,这对ta有什么影响?

都很好。

使他前期以洋洋洒洒的绚丽诗赋与文章扬名,自己的眼界更高了,而且想找心灵交流对象。不好的影响就是别人想找他写命题作文,他不想写,还得敷衍。


2.人物最推崇的文学家是哪一位?

李白。


3.人物是否赞同“文以载道”论?

不赞同,苗头一出现就是鲜明的反对者。


4.人物如何看待儒、道、墨/释三派的观点(末一派根据时代选择)?

对儒家没什么喜好,礼义仁爱那一套很烦,觉得需要治世的时候才被拿出来讲,碰到非常信奉它们的人倒也不觉得虚伪,只觉得无聊。但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思想又很根深蒂固,是根源价值观。

对道家好感最多,确切地说是他的很多思想跟道家最接近。能跟费青聊得上。但是对道士没有好感。

对释家想法不多,同样不喜欢僧人,寺庙是他春天赏牡丹的地方。


5.人物对历史的了解如何,是否有独特的见解?

不错的了解程度,因为看书多。没有很独特的见解,在一些小事上倒是容易有别出心裁的想法。基本是史观局限于其时代的人。


6.人物怎样理解“为尊者讳”与“书史不隐”?

都能理解。作为一个尊者他觉得无所谓,现世的人骂他他都随意了,身后被史书记载骂又能怎么样。敢于不隐的记载者他是有尊重的。


7.人物是否相信历史记录的真实性,这对ta有什么影响?

基本相信。知道它能被歪曲修改,但是整体上模糊的感觉是它有真实性,读史的时候不会觉得是假的。

原因就是他理想主义,本能想法。

没有影响,他一直很理想化。


8.人物对所处的时代满意吗,如果不,ta是否想改变它?

他没想到这个。前十几年被晚年昏聩多疑的皇帝宠着,毫无大厦将倾的感觉。后来也总是抱有很理想的想法,每一步都不如人意。

总的来说他看到的时代属于君王,他是君王的维护者。


9.人物会在官方正史中出现吗,这是ta所期望的吗?

会,也许也不会。他不知道下一朝修史的人会不会修改他的部分,怎么修,或者干脆把他抹掉。他都无所谓。


作者与人物。

1.人物最打动你的一点是什么?


2.人物最让你心疼的事是什么?


3.分析人物的一句台词或是创作,当时的听众/读者是这样理解的吗?


4.如果人物见到你,会作何举动?

看我一眼,然后不看我。


5.有什么想对人物说的?

妈妈爱你,前几题我写不出来。

古原人物问卷五十题·徐清恒

基本适用于史向或以中国历史为基准的古原。

没见过适合古代背景的,自己码一个玩。

取用请注明出处,禁止二次上传空白卷。

———————————————————

感谢题目作者 @叶汀芷 



徐清恒

人物有原线和一条跟重要人物费青成为爱人的假想线,以下答题为两条线合并。


基本设定类。


1.谈谈人物的姓名及其意义,ta喜欢这个名字吗?

徐清恒。按清字辈取的普通名字,没有什么特殊寓意,但是本人挺喜欢清和恒的组合。


2.人物有着怎样的家庭背景,这给ta带来怎样的影响?

皇后独子,爸爸多疑妈妈暴躁,家庭环境很不安全。基本导致了他所有终身无法抹去的影响。


3.人物的受教育经历是怎样的,ta对此满意吗?

弘文馆读书,然后受太师费青教导。

很满意,老师是他自己封的。


4.人物的生活地域对ta有什么意义和影响?

长安大明宫。影响是生活优渥,生病有御医照看,不认识民间用物,并时刻处于最险恶的权力斗争中心。


5.人物是否长期有身心健康方面的问题?

有。

身体上天生不足,气血两虚,体弱多病,长期靠吃药调养来续命和维持正常工作。心理上缺乏欲求和挣扎,对自身没有期望,容易让人觉得活得不像个人,其实是习得性无助。


6.人物对自己人生道路的展望和规划和设定一致吗?

人生道路的展望和规划是做好储君的本职,再做好皇帝的本职。基本一致,除了能力有限导致的些微不足之外,从一而终。


7.如果人物写日记,ta回顾时会怎样看待一年前的自己?

有人给他写起居注,他从来不想着看。


8.请人物介绍自己,ta会怎么说?

徐清恒。

太子一般不需要自我介绍。


9.简述人物结局,如果ta年少时知道了结局会怎么做?

老师费青谋反,最后进入宣政殿把剑递给他,请他自裁,他就在请求费青令四海太平后自裁了。

自裁的时候仍然年少。提前知道的话会更谨慎地防备费青,但他本来也不很相信他没有异心,多少算是知道。他在博弈上赢不了费青,又总抱有收服他而不是铲除他的希望,结局大概不会变。


观念与情感。

1.人物的理想型和爱情观有什么联系?

理想型是清风明月,风雅高华的君子。

没有爱情观,接受政治婚姻。


2.谈谈人物对法律和道德的理解,如果二者冲突,ta会偏向何者?

法律是规章制度,他遵照法律来规范他人,也能利用法律来达成目的。

道德是善意要求,是大家都应该做的,他喜欢道德观高尚的人,也以仁爱宽容为己身的准则,但是他知道属于妇人之仁的那部分是他有问题。其实并不拘泥道德,有他的一套思路,为了想做的事不拘小节的时候也毫不惭愧。

总的来说法律和道德都重视,都不偏向,他的“大道”是最重要的。再说法律是他定的。


3.如果人物处于和所经历的时代治乱相反之时,ta会有什么转变?

童年带来的消极影响可能不再发生在他身上。


4.人物怎样看待天命和人生的意义?

不信天命,君主即国家依仗的天命。人生意义是在其位谋其政。


5.危急时刻人物会想到的东西符合ta平时的价值观吗?

符合。他危急了就是国家危急了,先努力救国和自救,救不成就放弃挣扎,安顿别人免受牵连。


6.不可预知的灾难降临时人物作何反应,如果灾难与ta无关呢?

降临于他人就救人,降临于自己就接受。


7.人物的喜好与心情是否显而易见,ta想掩饰吗,为什么?

不,铜墙铁壁。想掩饰,更确切地说是自然掩饰,要他好好表露反而非常艰难。


8.描述人物发怒时的样子,ta会因为什么而发怒?哭泣呢?

非常普通的发怒,怒目圆睁,厉声出言,把剑插进地毯里,然后拔起来拖着转身就走。

唯一一次发怒是费青以死相逼,要求辞职,而且辞职理由和真心求死的举动令他愤怒失望。哭都是生理原因。


9.当感到生理上的不适,人物会如何应对,如果应对方式无效呢?

习惯了,吃药,忍着,有条件的话卧床静养。无效就继续忍着。


亲友交流圈。

1.人物通常被认为有多少亲友,这和ta自己承认的一致吗?

皇室宗亲和后宫妻妾都是明明白白的,康王徐清声是争议很大的忠臣,太师费青是他非常尊重的老师。

基本一致,差别是徐清声是盟友和刀剑,费青是他寄托理想和抱有微妙师生感情的人,或者爱人。妃嫔对他来说是放在宫里照顾安养的女孩子,皇后杨芙是个好皇后,愿意聊聊天或者拥有沉默的默契的朋友/好下属。


2.人物是否有可以称为知己的存在?

费青大致了解他,他一部分地了解费青,没有他自己认为的多。


3.当人物身处险境,会有人冒险相救吗,这是否在人物意料之中?

会,徐清声。

在他意料之中,徐清声不来就是也身处险境了。


4.人物通常如何获得朋友,ta对此满意吗?

不获得朋友。

没有什么不满意,他不需要获得朋友。


5.人物的亲友中是否有人给予ta特殊的称呼,他对此怎么想?

费青后期会叫他恒儿。

很高兴啊。


6.人物的爱人更偏近“亲”还是“友”?

是老师,非要说的话偏向友。


7.人物的爱人与ta的理想型有差异吗?

没有,爱人就是理想型本人。


8.人物怎样评价ta的爱人,说给别人的和私心的评价有什么差异吗?

清直雅正,才情高华。

心里确实这么认为,私心不会说出来的还有一个:毒。和以上都不相违背。

纯粹是给别人的说辞的话:博学,贤明。


9.从人物的角度,设想ta的爱人在以上八题中的回答。

请费青先生自由发言。


细节与喜好。

1.着装更偏好冷色还是暖色,有什么内涵吗?

朝服衮服等等不是自己选择的。

常服喜好冷色,主要是白色和近白的冷色。因为费青尚道,常年服白,颇具风姿。


2.有什么小习惯,这造成过什么影响吗?

对奴婢很好。

造成徐清声被往家里塞奴婢的时候转手就送给了他。


3.坚持最久的爱好是什么,有益吗?

小时候喜欢看皇室宗亲子弟打马球,后来喜欢看费青写字作画。

后者有益于陶冶情操,前者好像没什么用。


4.会因为什么事或特点对别人产生好感?

有君子之风,或者随分守时。


5.会因为什么事或特点讨厌一个人?

冤害无辜,使时局动荡,使民生惨淡。

基本上他爸都做了。


6.如果作诗,会以什么动植物或非生命体自比?

不擅长作诗,也不太好意思随便自喻,自比得稍微低一点又有失身份。别人如果出于私人的原因写诗给他的话会将他比作松梅竹石一类。


7.希望自己拥有怎样的墓志铭?

相对希望谥号里有仁,德,惠这样的字。

但是谥号从他爸那一朝开始变得非常冗长,美言懿词堆积,比如神武xxxx孝皇帝。他就觉得很麻烦。其实他挺想改革的,不过改革起来更麻烦,死人的问题也不如活人的重要。


8.不考虑任何因素,最想拥有的是什么?

成为一个清贵世家的子弟,读书,考科举,当文官,最好是御史台。


9.在日常生活中什么是有趣的事?

费青戴着披风上毛茸茸的白帽子请他去赏雪。


文论与史论。

1.人物的写作和鉴赏能力如何,这对ta有什么影响?

很一般,没有多少天分。

成为他缺乏才华、少年时期总是被比下去从而很有自知之明的原因之一。

现在就是公文写得不太有文采。如果下布了辞藻绚丽的文书,大家就知道不是他亲笔的。


2.人物最推崇的文学家是哪一位?

这得看费青是怎么教的。


3.人物是否赞同“文以载道”论?

生活在骈文风气最盛行的时期,文以载道没提出,同类型的理论刚出现,他还没太弄明白,没有见解,是文学现象还是政治现象都正在观望。

弄明白的话会从治国角度上支持,自己不赞同不反对,不过比起漂亮辞藻确实更偏好看古文。


4.人物如何看待儒、道、墨/释三派的观点(末一派根据时代选择)?

治国按照儒家观点,受费青影响偏好道家,儒家的为政以德思想他本身也是推崇的。对能使民心向善的释家持鼓励态度。

但是事实上谁家的观点都不能非常影响他的思想。


5.人物对历史的了解如何,是否有独特的见解?

有一些史家视角,比如对王朝更迭看得很自然,有被历史车轮倾轧的觉悟。


6.人物怎样理解“为尊者讳”与“书史不隐”?

前者是必然,后者是他赞赏的行为。


7.人物是否相信历史记录的真实性,这对ta有什么影响?

相信历史记录是有真实性的,但是不完全真实,具体真实程度要看尊者的作为。

翻看过他爸的记载。

影响是召来了御史,表达他们想怎么记就怎么记,他绝对不迫害史官的意思。


8.人物对所处的时代满意吗,如果不,ta是否想改变它?

对他爸晚年的政举颇有微词。

一直在反而行之,希望改革弊病。


9.人物会在官方正史中出现吗,这是ta所期望的吗?

会。生下来就决定了,哪有期不期望的。


作者与人物。

1.人物最打动你的一点是什么?


2.人物最让你心疼的事是什么?


3.分析人物的一句台词或是创作,当时的听众/读者是这样理解的吗?


4.如果人物见到你,会作何举动?

问我是不是很冷。


5.有什么想对人物说的

妈妈爱你,前几题我写不出来。

我们推崇激烈的变革,推崇勇武,然而我们只是田野上风一吹就倒伏的,绿油油的,色厉内荏的麦子。

太子徐清恒,年十五,朝会时站在几位同龄的兄弟前,身形尤为瘦长。殿门外等候的医女站得腿酸,偷偷朝里面瞥了一眼,相与低声道:“太子殿下像一只鹤。”

这样的评价乍听起来像一种美名,然而皇后知道后,第二天就把刚赐给徐清恒的医女杖死了。太子殿下弱不胜衣,不擅挽弓,不能驾车,朔望朝久站后容易风寒体虚,这些使得一切赞誉太子生得清隽削瘦有风骨的话,无异于直戳常常担心储君被废黜的皇后痛脚。

徐清恒下了弘文馆,听说医女被杖死了,露出一丝克制的悲悯,叹了一口气,转身提脚去蓬莱殿请见皇后。他再一次诚恳地谏请他的母亲不要如此暴躁,但他离开时微微懊丧的模样,显然是又规劝失败了。太子殿下的嘴一样不善言辞,想要恭维他的舍人只好赞美他秉性善良。太子殿下唯有文史纲常学得比较好,但学堂里作起文章来,相比康王和费氏异姓王膝下的两位嫡子,又更嫌寡淡了。

徐清恒居东宫,实在是因为皇后没有诞下第二个嫡子。本朝立嫡不立贤,即便真要立贤,直接让康王世子或费青世子承祧也太不像话了。连徐清恒有时候都担心自己是忝居东宫。他也害怕被废,他倒不是非常想承大统,如果能选择出身的话他更想生在士族,寒窗苦读考科举,考取了就到御史台去做官。但被废黜的储君一般都会死于断绝后患。徐清恒想,他要是真的死了,希望皇后不要再被废。

晴天的时候徐清恒喜欢到麟德殿前去看其他皇子和恩宠隆盛的宗室子弟打马球。他不是很羡慕,他学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不要羡慕别人。因羡生妒,羡妒是无穷无尽的。他现在唯一想做到的是在其位谋其政,不是指将来的圣人,是指储君。虽然他觉得枣红骏马背上嬉闹驰骋的少年人很耀眼,很美。他腰上的穗子在烈日下猎猎泛着金光。

康王世子徐清声某天奉旨进宫,面完圣后来找他喝茶,把佩剑随意地卸下来搁在榻上,剥着橘子道:“如果有那一天,我替殿下御马提剑,守玄武门。”他说得极自然,好像在邀请徐清恒去看他打马球。

天宝二十二年,徐清恒在一次康王夫妻举办的清谈会上遇到了费青。太子殿下开始喜穿白衣,更像一只鹤。

天宝二十五年,费氏逼宫,康王一家被诛,皇后自缢,徐清恒于城楼上朝费青的车马遥执师礼,随即高高地纵身一跃。他穿着太子的整套朝服,看起来就像是被繁缛的衣冠绶带重重拽到地上去的。他死在朝服里,他太瘦削了,鲜血一点一点地渗出来,渗了很久。城楼下都是将要绝望的将士,曛暖的漫溢着血腥气的春风里突然有人撕破喉咙高喊:“太子薨啦——”一颗飞沙走到徐清恒眼睛上,他睡在黄土里,面相不非常狰狞,更像做好了最后一桩事。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他想问的来不及再去问了。

未来的小天子阖上眼睛,做了一个少年长出羽翼,飞上云天,化身为白鹤的梦。



注:

1、地图借鉴大明宫,年号借用玄宗。

2、太子徐清恒和现代原设略有不同,中心思想相同。

3、徐清声说要替徐清恒守玄武门是有理由的,康王一支都是表面中立,实际上忠于今上,今上的意思是保住储君徐清恒,所以他们相当于亲太子。徐清恒其实不会被废,他特别让他疑心病爸爸放心。

春宴

礼部尚书家的二小姐出嫁了。她已经过了桃李,是个老姑娘了,本来不能再有很好看的排面。而知道内情的人,还会在茶肆里小声交头接耳,说这一位仍旧风光的尚书大人其实是前朝遗老。宫变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站在了新的君王一边,像拂掉衣袖上的颗颗尘埃一样抛弃了昔日旧友与亲眷。他的大女儿还是贼子的妻呢。因此在那场血雨腥风后,他的性命,甚至荣耀都得以岿然不动。二小姐也因此,仍然有幸穿戴官家小姐的命妇服制出嫁新贵——自然,铺张是不能够的了。


闺名叫令仪的二小姐满头珠钿地坐在喜轿里,想挑起轿帘再看一眼榴花照眼、绛英遍地的京城,却只是攥紧了膝上的盖头。她想起前朝二十三年间,她也曾乘着尚书府的车胤,马蹄笃笃地踏过官道,去参加一场宫里举办的春宴。那时她的姐姐已适康王妃母家的表公子,再之前,是备受宠爱的妙琼公主的伴读,恩推族亲。那场春宴,她隔席遥遥望见了坐在王府女眷席上的姐姐,姐姐朝她一笑,面上贴的芙蓉花钿,鲜妍如春色醉人。但当鲜衣华服、青春面貌的康王世子,并非与表兄弟一道,而是与气质甚至更为高华出尘的异姓世子费青一同踏上堂前,颂祝酒词的时候,那才是真正两颗明珠降世,满室光辉流转。她能默背圣人毫不吝惜地夸赞两位宗亲公子的话,那种毫不吝惜,又更偏向康王世子一筹。然而恐怕所有亲眼目睹的皇亲贵胄都暗自心想,是费王爷弱冠的嫡子更加言行有度,谦谦君子啊。


康王世子回到席上,牵着刚刚与他面临了一场暗潮汹涌的堂兄的袖角,偏首低声吩咐侍女,提前去熬醒酒汤,等着他的兄长离席后到偏殿用。令仪小姐远远地看见,心中道康王世子还是个孩子。


那场春宴后,父亲问她是否愿意嫁与康王世子清声为妃。她答说不愿。尚书点头道,我也正无此意。尚书手里把着一管宣笔,在砚台边上舐墨,她认出那管笔是当年宣州的岁贡,然而不知道父亲是从哪位皇室宗亲手里得赠的。


前朝二十五年,令仪小姐没有等来出嫁任何人。在一场偏偏发生于春日的腥风血雨中,皇都的榴花不识人间惨痛,仍旧染着血,盛开得如火如荼。墨宝享誉京城的康王夫妻在刀戟下死了,听说尸骨离散,夜里有哀然长哭的文人想借夜色寻到他们拼凑起来,终究无法。康王妃的表亲受到株连,一家男女皆丧命。康王世子也死了,亲自宣告他被诛杀的正是东宫的新主人,风华卓绝的太子费青。


令仪小姐想起已经停滞了的纪年表上,属于二十三年的春宴,只觉得大梦一场,种种鲜妍皆如腐蛀发黄的画屏般褪了颜色。明珠降世,芙蓉花钿,醒酒汤,翠翘里漏到地上的香粉,高声传入赐给诸位宗室的恩赏,遥遥相望的她与姐姐,散宴后月下微醺地骑在高头大马上、不拘礼节地笑着弯腰朝兄长伸手的鲜衣少年。


现在只有她的新妆面,她的婚服,她的喜轿,仍然是鲜艳娇美的。老了的令仪小姐端坐在大红的轿里,轿夫的脚一步一步地踏在春日的官道上。

那也许是中午。


太阳被树枝和玻璃削成水一样的薄片,落在紫色的花地砖上。整个教室的角落,无一处不是散舞清尘。勃拉姆斯和莫扎特的黑白炭笔画挂在两面墙上,脸被照得雪白,黑的墨块都变成了表面滑滑的反光。画底下放着钢琴,女老师尖角的鞋子踩踏板,弹一首《送别》。


满满四层钢条搭的梯架上,都是合唱的女学生。


校合唱团没有男孩子。当时我不觉得这是件怪事,徐清声却问过我,为什么?我们不要唱男声部吗?我被问住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合唱团的选人不是学生决定的。现在想起来,我也只好答,因为我们不专业。


我们只是唱,每周二四中午去站好队唱,拉出去比赛过一两次,其余时间都不知道在唱什么,要唱到哪里去。我现在觉得,那个教室,那些漫漫钢琴与歌声的中午,那些勃拉姆斯和莫扎特垂眸凝视的中午,更像是我做的一场场梦。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夕阳两个字是一唱三叹的,我们分三批唱它,高低绵长,此起彼伏,女孩子的声音细,整个教室里都是水波一样的夕阳。


那到底是中午,还是暮色里的群山呢?


徐清声站在门外等我,站在门外地上一块椭圆形的白光里。他低头在看自己的手,弯曲手指看,再展开抬起来看,再看我们,手放下的速度比转过来的眼睛慢。当时他经常来找我,有时候是读书上的事,有时候是办公室的事,他要去分析试卷就会来带上我。他告诉我那是公平竞争。我知道我锲而不舍的争胜让他感到了一点趣味。我们难分高下,却从未不分彼此。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算天涯知交,天涯想必没有这么轻,知交想必没有那么远。


他的脸上也有光,也是被照得雪白的。


我站在第四层梯上看他。


奇怪的是,他的眼睛,眉毛,鼻子,我一点都看不清。一片雪白。一如他的身后,一个清净净,空阔阔,白茫茫的世界。


薄软绵长的歌声像做梦里的放课铃一样萦绕着。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徐清恒气极,反而后退了一步,自上而下地看着徐清声。他个性温吞,很少有发怒的时候,这时却突然浮现出一种既冰冷又痛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神情,点了两下头,奇异地低婉地道,“好,哥哥,那么就祝你尚有来日吧。”

徐三觉得自己跟徐巍然不差什么,就是不如他灵活,也不如他长得好看。读书的时候,徐巍然收到女生放在他挎包里的情信,拿出来大方地读,点评一番女生的字迹、信纸、墨水笔,乃至自她字里行间能大概猜出来对方是何种样貌,是不是个天然骄傲的美人胚子。徐三一般是他二哥的听众,便每每看着徐巍然读完信,照原样塞回包里,然后跟他骑车回家。包搭扣没搭牢,骑车的时候就被风掀开了,常能看到一张信纸像白鸟似地刷啦展开翅膀,扑棱扑棱地在大风里飞上蓝天去。徐三着急,明明不是他的情信,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着急,徐巍然反倒大笑。


后来徐巍然果然娶了个很漂亮的老婆,精明强干,很难驾服。再后来有了孩子,徐三看着徐清恒,俨然又是一个他自己,故而在家里总是很怕叫他的心灵无端端受到美的伤害。

徐清恒看着叛军和起义土匪进京了,不激愤,不痛哭流涕,朝着领头车马的方向遥遥一拜,转身跳下城楼。


他想求证的东西无法再去求证,他也许反而是一个有些史家视角的人,当然他想得不是很清楚,他也忠于家国,也痛心他寄过希望的人转而彻底陷这个盛极转衰的朝代于死地。但是他多少有点清醒地知道他原来身处于一种怎样随时将崩的繁荣里。那么,费青要领历史的车轮碾死他的话,他就自己平整地躺到车轱辘下去吧。